超暖心:这些自我隔离的澳洲华人得到了社区的“非常援助” – 立博官方网站

英国立博官网报道:

很多华人即便没去过湖北,而是去了中国其他地区,在回澳后也选择了自我隔离,但问题是,日常采购怎么办?社区里涌现出了很多义务的互助方式。

 

农历新年后,Tracy Chen从广州出发回到墨尔本的家,目前自我隔离,在家闭门不出。Tracy Chen的隔离生活就是在后院打扫打扫、给植物浇浇水,她说:“不想给周围邻居造成恐惧。”


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造成全球9000多人感染,澳大利亚也已确诊9例,华人对自身健康格外关注的同时,更多人不希望给澳大利亚带来任何公共卫生健康的威胁。

1月27日从深圳回墨尔本的Leo Liu觉得,“如果华人在澳洲(立博官方网站)传染给别人,给别人带来麻烦,也会给华人带来负面的影响。”另一位墨尔本居民Lili Yuan也认为“自我隔离是保护自己也是保护别人”。他们都选择自觉地在家隔离,14天后再恢复正常的工作、学习。

西澳的律师许耀汉一家尽管只是去了新加坡,但回到珀斯后也主动地隔离了数天,因为在他们在新加坡期间,新加坡出现了首例来自武汉的确诊病例。许耀汉和家人制定了颇为缜密的隔离计划,包括两周之内不参加任何社交活动、大人尽量安排在家办工、跟孩子学校写信说明旅行史听从学校建议等。

来自阿德莱德的全科医生李鹏对SBS普通话节目说,鉴于中国目前的疫情,去过中国的人士主动在家隔离两周还是有必要的。

但李鹏医生同时也在思考一个问题,那就是:“如果我们只建议这些人去隔离,但他们在家时孤立无援了,怎么办?”

李鹏和阿德莱德的十余位华人医生都感到身为医务工作者的责任,他们认同一点,“我们从医生的角度去帮他们做一些事情,他们才能安心在家隔离”。

隔离期的非常援助

上周末(立博官方网站),阿德莱德的十几位华人医生们在微信上组建了一个群,为刚刚从中国返回南澳的人士提供在线的咨询,要不要隔离?怎么隔离?隔离期间出现症状怎么办?这些医生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,轮流在线为人们解答。


李鹏感到 “有一些人是非常恐慌的”,隔离期间手割了、流鼻涕发烧又或是学校开学了孩子要不要送学校等问题,大部分问题这些在线的志愿者医生都能给出建议,如果有疑似案例或不确定的会转达给CDCB(立博官方网站)处理。

目前,这个南澳华人医生群里的咨询者进进出出,有约100人接受医生们的志愿服务。

与此同时,隔离期间更大的问题是日常生活物品采购。

Leo一家是刚来澳洲一年的新移民,他在本地并没有什么朋友,正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时,看到一个华人志愿者组织——紧急互援协会的信息,这个组织可以给为隔离在家的华人提供义务的日常采购服务。

Leo接受了这个协会的帮助,让一家人得以安心地在家闭关。

除了紧急互援协会,还有很多基于本地社区的互助群在不断产生。

Lili Yuan同时接受了紧急互援协会和墨尔本爱心送菜小分队的帮助,她说:“蔬菜、日用品、生活用品,全部都有”,“我需要什么列清单,发给区域管理员,他们就会采购好放在我家门口。”

据墨尔本爱心送菜小分队的发起人Jason 介绍,目前有80个志愿者,覆盖了墨尔本的60个区。

他说设立这个平台的初衷“只是想帮助大家”,“我觉得有灾难来临时,与其说很多,不如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

这是一种完全基于社交媒体和邻里信任的帮助,志愿者们和隔离的人们相互之间不见面不接触,往往是志愿者们把买好的菜放在求助者家门口,可能远远地招个手或是通过手机发个消息确认下,最大程度地降低相互传染的可能性。

目前,世卫组织已宣布中国新冠病毒疫情为“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”,在世界各地不断出现新的确诊案例,科学家们也正在争分夺秒地努力研发出新冠病毒疫苗。

西澳律师许耀汉说:“无论如何,都要对自己和身边的人宽容一些。毕竟,我们都是受害者。”

而仍在隔离期的Leo说:“我们要换位思考,我们已经比在中国的人还是要幸运很多,一家人在一起健健康康。”


立博官方网站声明: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观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